紧盯靠粮吃粮监守自盗腐败问题开展专项治理 粮仓除蠹

    【打印正文】 日期:2021-09-18 08:29     来源:广西纪检监察网    作者:管筱璞 韩亚栋    浏览:309    

紧盯靠粮吃粮监守自盗腐败问题开展专项治理 粮仓除蠹

福建省泉州市纪检监察干部到市区中心粮库实地查访粮食储存和购销情况。杨一鸣 摄 

近期,多地紧盯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开展专项治理。9月9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发布消息,自治区纪委监委第二监督检查室、驻自治区发改委纪检监察组今年8月开展粮食安全领域专项督查,发现部分粮库存在资金监管不严等11个问题;山西省纪委监委近日印发《进一步深化粮食购销领域腐败问题专项整治工作方案》,要求重点查找在粮食购销、供应、储存以及检测、称重、传输等环节违规违纪违法行为。 

党的十九大以来,纪检监察机关严肃查处粮食购销领域腐败案件,用铁的纪律护航国家粮食安全。在粮食购销环节,“蛀虫”靠粮吃粮的手段有哪些?针对案件暴露的制度和监管漏洞,如何以案促改促治? 

看似小单位,实则管理着成千上万吨粮食的储备轮换,一旦靠粮吃粮、监守自盗,极易带来粮食安全隐患 

“我明知托市粮收购政策不允许收购老稻谷,不准以次充好,不准收购转圈粮,我却视而不见”“我明知招商方式不公允,有经营不善和粮食安全风险,却违反工作原则和纪律”“我明知大米一直处于轮换,容易产生资金体外循环,危及储粮安全,我却放任不管,收受贿赂,我错了!我悔过!”四川广安新力粮油有限责任公司原党总支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蔡远政在忏悔书里写道。今年1月,蔡远政因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职务犯罪被开除党籍,解除劳动关系,目前已移送司法机关。 

新力公司系广安区财政局出资成立的国有独资公司,负责粮油购销及加工服务,代储中央储备粮和管理地方储备粮等业务,公司在乡镇分设多个粮管所。2014年,蔡远政收受了第一笔好处费1.68万元。当得知粮商贾某某有60多吨新稻谷准备加工,且新力公司下属某分公司正在收购托市粮,蔡远政就安排贾某某把稻谷交售到相关粮管所,“我说与他共同做,意思是挣了钱分点给我”。事后,贾某某送给蔡远政1.68万元。 

从此,蔡远政的贪欲不断升级。经查,其利用职务便利,为粮商贾某某、蒋某某、新力公司经营部原经理兼某粮管所原所长凌某某等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并多次收受好处费共计20余万元,伙同公司职工采取虚增购价、截留销售利润等方式占有公司购粮款、售粮款等共计30余万元。蔡远政还挪用公款40万元,用于归还其妻经营茶坊的银行贷款等。

蔡远政作案手段隐蔽,在粮食收购、储备、销售等环节“暗箱操作”,如采取虚增粮食购买价格、以旧粮顶替新粮入库、虚报粮食销售金额等多种伎俩,将国家和人民的粮仓当成个人的“钱仓”。在新力公司一次上千吨轮换稻谷的交易中,蔡远政私下与对方公司商定购粮价格,再通过私人购粮方式侵吞新力公司多支付的10余万元购粮款,并通过他人银行卡转款,掩盖资金流向和真实交易情况。整个过程交易合同、出入库单、结算单、运输单、财务资料等全套手续造假,具体参与经手人员近10人,竟无一人发现端倪。 

“抱团贪腐”是这类案件的又一特点。在蔡远政数次职务犯罪中,凌某某都扮演着“重要心腹”和“得力助手”角色。 

2017年,蔡远政伙同凌某某将上百吨老稻谷“包装”成省级储备稻谷入库,套取新老稻谷差价并私分;2018年,两人伪造稻谷收购和销售记录,套取并贪占购粮款和售粮款。蔡远政还将多个仓库维修项目直接指定给凌某某承揽,并放任其利用职务之便做生意,凌某某“投桃报李”,两人间利益输送愈发密切。 

广安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石元斌告诉记者,粮食企业看似属于“偏远”小单位,企业负责人在外人眼里并无多大权力。但他们管理着成千上万吨粮食的储备轮换,一旦缺乏监管,极易滋生腐败问题。 

各地通报的案例证实了这一点。比如江苏省仪征市基层粮站发生“塌方式腐败”,15个基层粮站中有14名站长因违纪违法被查处,其中移送审查起诉5人。四川省青神县国粮管理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陶永鸿指使时任财务科长在稻谷轮换业务过程中,采用截留等方式套取购粮款88万余元。 

把“升溢粮”当“摇钱树”,靠“转圈粮”“空气粮”空手套白狼……粮仓腐败行为几乎贯穿粮食购销所有环节 

“升溢粮”,这个外人眼里的生僻概念,在别有用心者眼中,却是一棵“摇钱树”。在粮食收购、入库、仓储、调运、出库过程中,不在库存账内,经过扣除水分杂质及烘干、通风、加湿等过程产生的溢余,就是“升溢粮”。 

2013年1月至2019年9月,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邵伯粮库原主任谈卫东利用职务便利,先后多次以侵吞“升溢粮”、虚假报支、售粮收入少入账等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产,共计84万余元。其中,就涉及43.7万余元“升溢粮”粮款。 

2017年,经谈卫东授意,粮食经纪人薛某以支付粮食保管费用、力资费名义自制两张报销凭证,经谈卫东审批后,从邵伯粮库虚假报支6万余元,这笔钱转手就进了谈卫东腰包。 

为让售粮收入少入账,谈卫东先和粮商商定一个出库费标准,由其将出库费打到谈卫东个人户头,谈卫东再按另一个更低的出库费标准,将款项解缴到粮库账户。其中的差价,大致在每吨10元至25元之间,全部被谈卫东侵吞。 

查处的多起案例显示,当前粮仓腐败行为几乎贯穿粮食购销所有环节。在收购环节,存在虚报数量、以次充好、以旧当新、虚假收购、压价压级、拖欠粮款、冒领补贴、搞“转圈粮”等问题。如陶永鸿先将旧粮卖给粮商李某,再从其手中以新粮价格购回部分入库,896吨“转圈粮”让他坐收20万元。在销售出库环节,空进空出、虚报损耗、掺假使假、吃拿卡要。陶永鸿还通过虚假销售合同,将不存在的“空气粮”销售给一家公司,几十万元购粮款在账面上“走”了一圈,就被他占为己有。在储存环节,亏库短量、擅自动用置换、盗卖等手段靠粮吃粮。如中央储备粮创业直属库有限公司原总经理李振杰违规授权某公司自行收购国家政策性粮,该租仓点因基础设施不完善、收购粮食质量差、以次充好等原因短量3947.05吨,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1029万余元。 

此外,在粮食购销招投标过程中围标串标,在粮食仓储设备购买、维护、维修过程中虚报高价套取公款,在粮食化验、检测、司磅、验收过程中故意降低要求和标准等问题,也不同程度存在。 

基层粮站“一把手”自主权较大,权力运行监督制约不足,应建章立制补齐监督短板 

私自出售“升溢粮”,私下确定“出库费”,虚列运费装卸费等支出项目,挪用出借公款将利息据为己有……一些粮库“蠹虫”的贪腐手段并不高明,为何仍能屡屡得手? 

基层粮站“一把手”官小权大,在粮食系统深耕多年,资历深、业务熟、资源广,在粮食收购、存储、销售等环节有较大自主权。例如,粮站收购的粮食一般分三个等次,对应收购价格递减,有人便利用虚报粮食质量定级的方式捞钱。 

基层粮食系统腐败问题频发,监管缺位难辞其咎。以江都区为例,该区粮食局内设两个监管部门,即财务审计科和业务监管科,主要通过核查买卖合同、核准资金发放、查验粮食库存等环节进行监管,但对合同真实性、资金发放后实际用途、粮食库存虚实情况等监督不够。有的案发单位,上级主管部门对基层粮库账目往来常年不核算,账目差异严重,审计流于形式,一笔笔“糊涂账”无人问津。个别单位财务管理混乱,上级委派会计形同虚设。个人银行卡使用泛滥,粮食收储资金长期脱离监管,导致经营利润滞留账外,贪污、挪用等问题频发。 

“在一些地方,粮库主任聘用的现金会计以家人、熟人为主,对其擅自支取行为言听计从,或碍于人情协助平账,监管形同虚设。”江都区纪委监委第八审查调查室主任蒋丛林说,邵伯粮库原现金会计就是谈卫东之妻,她曾在谈卫东的授意下,动用160万元公款资助女儿女婿买房。 

“一方面是内部监督失效,监督管理缺位;另一方面是外部监督乏力,问题不易发觉。”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监委委员刘培松认为,从内部看,粮食主管部门在储备粮购销轮换过程中,未进行全过程监督,导致粮企在价格上有操作空间。从外部看,上级和同级监督更多集中在粮食局机关,处于监督末梢的下属企业容易被忽视。 

此外,基层粮库党员干部组织关系在乡镇、人事劳动关系在上级粮食收储公司的现象颇为普遍。在一些地方和单位,上级主管部门对基层粮库党建工作日常指导检查不到位,部分粮库党风廉政教育活动不能常态化开展,一些基层粮库党员干部纪法意识、规矩意识淡薄。 

基层粮库管理混乱,是滋生各类问题的重要原因。仪征市纪委监委汲取案件教训,集中排查涉及人、财、物管理方面的风险点和突出问题,并督促当地粮食系统进一步健全规章制度,特别是建立健全粮食购销管理规定、粮食仓储保管规定、财务管理制度,严格财务收支“两条线”的管理办法。 

加大粮食安全领域反腐败工作力度,决不能任由“粮耗子”折腾糟蹋 

粮食系统承担着收购、储存、经营国家粮食的重要职责,一旦出现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问题,将严重侵蚀群众利益、造成国家损失、影响粮食安全。当前,坚持“三不”一体推进,加大粮食安全领域反腐败工作力度,已成为粮食系统的一项重要任务。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发改委纪检监察组推动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出台《粮食流通管理条例》,完善制度规范;督促其深化监管执法体制改革,开展跨区域交叉执法检查、专项检查和突击抽查,坚持从严监管,依法惩处涉粮案件。各级各地纪检监察机关聚焦粮食购销的具体环节,与相关职能部门形成联动,将全面巡察与专项督察相结合,持续做好监督的再监督,严肃整治落实涉粮政策缩水走样、粮企职工滥用职权等腐败问题。今年以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湖南局原分党组书记、局长袁昌模,贵州省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陈果等人被“双开”,在系统内引起震动。 

切实加强粮食系统国有资产管理,压紧压实主体责任。针对案件暴露的问题,江都区纪委监委下发纪检监察建议书,督促全区粮食系统严格落实管党治党责任,聚焦问题抓好整改,健全完善监督机制。要求对全区粮食系统账目进行全面审计,摸清家底,查找问题,以案促改,做到单位领导、财务人员、经营人员、保管人员等各个环节互相监督、互相制约。 

粮食系统单位企业“一把手”搞“一言堂”、权责不清问题,成为整治重点。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监委从规范约束“一把手”用权入手,推动制定权力运行正负面清单,紧盯粮食收购、储存、经营等重点环节分清权责,督促自治区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梳理出权责清单59条、负面清单68条,进一步厘清权责边界,规范基层粮库、直属公司等经营管理活动。

此外,各地还针对粮食购销高风险环节,抓紧排查漏洞完善制度。宜宾市翠屏区粮食和物资储备中心成立专项整治领导小组,重点围绕陈粮或劣质粮入库、盗卖储备粮油、压低粮食收购价格赚取差价、多报粮食损耗套取私分等深入查摆问题,制定30项整改措施,并严格整改到位。 

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纪委监委督促区商务局建立粮食检测、称重、传输、入库、保管全流程监督链条,严格控制粮食收储减损。同时,派出专员跟进监督,通过现场核对、检查台账等方式把好关口,重点监督人为影响检测数据、定点购置技术设备等关键点。

当前,国家粮食供需、粮食安全形势严峻,粮食领域腐败问题令人警醒,必须汲取教训,以案为鉴,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守护好大国粮仓。

 

通告

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