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婚礼前夕走上被告席的"理财高手"

    【打印正文】 日期:2019-02-18 16:30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浏览:424    

2018年3月的一天,浙江省医疗器械审评中心党政办主任李原像往常一样去单位上班,路上接到了未婚妻打来的电话,叮嘱他随身带好婚纱照的票据,晚上下班后一起到店里取照片,周末再去挑钻戒。

还有一个月就要结婚了,李原忙碌地准备着婚礼筹备事项。但始料不及的是,他刚到办公室还没来及坐下,身后就响起了敲门声,杭州市西湖区监察委员会的两名工作人员径直走进他的办公室,对其说明了来意……在一阵错愕中,仿佛有一道尖锐刺耳的“急刹”音在李原脑海划过。自此,他的人生轨迹彻底转变了走向。

“一门三代都是党员”的光荣之家

李原,出生于1982年9月,从小到大功课优良、出类拔萃,大学期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由此实现了“一门三代都是党员”。每每提及此处,长辈们都甚感欣慰。

2006年,李原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参加工作,入职浙江省医疗器械研究所(后更名为浙江省医疗器械审评中心),这是一家成立于上世纪70年代的老牌省字号研究所,主要负责开发、研制各类医疗器械产品并向社会推广,同时承担业务方面的技术咨询、执业培训、资质认证等服务,在业界颇有影响力。

入职之初,李原在研究所教育培训部任普通科员。当时,培训部与省医药高等专科学校(以下简称省医专)开展成人教育培训合作已有一年时间,李原从一名新人开始,历经外联、招生宣传、带班班主任等不同岗位的锻炼,渐渐成为了业务骨干。2008年,他被任命为培训部副主任,2009年又升任主任,开始全面主持部门工作并接管培训部的学费收入。

李原担任主任职务以后,瞄准当下社会发展中蕴含的巨量从业培训需求,果断增设了数门应景的专业课程,生源数量大幅上涨,学费收入也迅速累积,单位领导对他更加器重和信任。

买车买房的“理财高手”

2011年的一天,李原的领导对他说:“学费一直都是你保管,最近我有个事情,需要一笔钱周转一下,等下你打45万给我,事情结束我自觉算好利息都给你转回去”。李原乍一听到这些话,心里感觉有点怪怪的,但领导讲得滴水不漏,又不能不听,只好照做了。过了一段时间,领导告诉李原,那45万本息已经转回了,请他查收并继续保管好学费。话虽轻巧,但这件事对李原着实“触动”不少,看到领导这么做,他心里隐隐约约冒出了一丝“小想法”。

自从到研究所上班5年多来,李原的工资收入一直比较有限,所以他平时会涉足一些股票、基金类的理财产品小试牛刀,倒也偶有所获,运气好的时候收益见喜,每每此刻,李原都难免感叹“要是能多投点本金就好了……”因此,领导“借款”一事,不由得在李原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2013年5月,李原从一张专门收缴学费的工商银行卡中,转出一笔大额资金到自己的兴业银行账户用于理财,6个月后赎回。经过一番计算,李原发现此次“操作”居然收获不小,忍不住心生暗喜,趁手就把自己的车给换了。

2014年上半年,李原通过单位中层干部竞聘,转任党政办主任一职。按照领导要求,他要与新的培训部主任做好交接。在李原看来,学员信息、培训教材、外联资源等方面的工作内容正常交接都没有问题,唯独学费收入这一项让他内心再起“波澜”。想到自己多年来在培训部的深耕不辍与辛劳付出,现在要把大额的学费创收“拱手让人”,李原心里多有不甘。于是他私自扣下130万,仅把36万余元款项于2015年4月和同事做了交接,并签字确认,原账目自此封存。

李原升任党政办主任后,还继续“理财大业”,但好运并不常有,几笔投资都亏损了,想来想去,还是买房最安耽。于是,2016年10月,李原动用了130万中的三分之一款项作为首付,购买了一套房子。

一步踏错的人生败笔

2017年9月,省委巡视组对高校进行常规巡视。巡视省医专时,曾经的校方合作对象省医疗器械审评中心一并被纳入被巡范围。火眼金睛的巡视组工作人员在近年来的账目中发现了端倪,遂发函至省医疗器械审评中心,要求李原如实说明情况。身为一名党员,面对省委巡视组威严的函询,李原仍抱有一丝侥幸心理,给出了一份避重就轻、含糊其辞的书面陈述。上交情况说明后,巡视组那边便没再传来什么消息了,李原以为“危机”已经成功解除了,工作生活一切如常。

然而,省委巡视组其实并未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案件线索被交办至杭州市西湖区监察委员会后,西湖区监委的工作人员立刻着手展开调查。经过一系列查证工作,在对历年培训的学费收入进行细致查询和分析梳理后,李原的违纪违法事实呼之欲出。李原被采取监察留置措施后,涉案事实很快查清,2018年4月,他被移送至西湖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提起公诉。

2018年10月,西湖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李原一案,并作出一审判决,李原犯贪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十万元。

“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像我这样就是了,一步踏错就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工作、党籍、自由、家门脸面、未婚妻,一切都失去了,我恨死我自己了……”铁栅里,李原的悔悟声声泣泪,但如今都已太迟了。

 

通告

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这里是通告内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