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农妇误入邪教引未成年女儿上歧途

    【打印正文】 日期:2021-11-18 16:17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范天河    浏览:6748    

何凤如是广东佛山人,她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丈夫老实本分,打一些散工养家,她自己在市场上卖蔬菜补贴家用,两个女儿乖巧懂事。虽然家境不算富裕,但是在夫妻俩勤劳的双手下,这个农村家庭倒也过得顺顺利利。但这个四口之家的平静生活却在2013年5月被打破了。

2013年5月5日的早上,何凤如在村里市场上卖蔬菜。一个短发女人在她的菜摊前来回走了四五趟,终于停了下来,让何凤如给她来3斤青菜。何凤如赶紧给她称好。

付过钱之后,短发女人环顾四周,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几张印刷纸递给何凤如。“你回去好好看看,如果不明白就问我,我明天会再来的。记住,你先不要告诉别人哦。”说着,短发女人就拎着菜离开了。

回到家,何凤如拿出那几张纸,只有小学文化的何凤如就没有太当一回事,随手给扔掉了。

第二天,何凤如像往常一样来到市场卖菜,没想到,昨天那位短发女人又来到她的菜摊前。

接下来,这个自称“阿玲”的短发女人向何凤如介绍了印刷纸上提到的这个“全能神”的种种好处,说什么信了它能改变人的性情,能保平安,灾难来临时信的人才能得救,并特别提醒不能做对“神”不敬的事情。因为何凤如平日里性格急躁,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跟丈夫吵架,她认为有自己的原因,也很想改。她听后觉得能帮自己改变性情,很符合自己的要求。

几次接触之后,在阿玲的教导之下,何凤如对书里的内容越来越感兴趣。慢慢地,补贴家用的小买卖何凤如不再放在心上了,村里菜市场也难再见她的身影。

随着痴迷的深入,何凤如对“全能神”由开始的半信半疑发展到了后来的深信不疑。每天她不再辛苦地去田间地头劳作,也不去市场卖菜了,她只在家看看那些书,向“神”做做祷告,她希望对“神”的所有祷告都会灵验,对“神”许下的所有愿望都会实现。

有一天,何凤如跟着阿玲来到一栋小楼的阁楼上,已有几人在等着了。经阿玲介绍,大家聚在一起是为了交流想法,帮助各自提高。何凤如这才明白他们都是信“全能神”的,大家互称兄弟姊妹,聚会时其他几人都侃侃而谈,汇报了很多信“神”的心得体会和见证,然而自己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自从那次“聚会交通”后,何凤如感到在跟随“全能神”的脚步上自己走得太慢了,觉得他们是自己学习的榜样,以后要多学习,争取下次也能发言。

不停地看书、祷告和“吃喝神话”中,两个月过去了,何凤如心里却一直在纳闷:别人身上都显神迹,自己身上为何还不出现?何凤如把自己内心的疑问向阿玲提出。阿玲告诉何凤如一定要向“神”表达自己的诚心和决心,“神”才会保护自己,才会显神迹。究竟这个诚心和决心要如何表达?何凤如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一天,阿玲又来何凤如家里送资料,告诉她,别人信“神”都交奉献款来预备善行,所以“神”就会保佑他们,何凤如于是毫不犹豫地交出了200元。

为了得到无所不能的“全能神”所承诺的健康、平安、和睦等种种好处,何凤如先后向组织上交了近8000元的奉献款来表达自己的虔诚和善心,并一直相信自己所做的善行,“神”是能够看到的,一定会降福除魔、消灾免难保己平安。


此后,何凤如认为自己身上也出现了一些神迹。例如,她没有搭上回家的末班公交车,就在心里向神祈祷:马上有人出现,把我送回家。结果同村的一个小伙骑摩托车刚好路过,就把她顺路送回家。天啊,简直太神了!这在何凤如看来,是自己的祷告灵验了。再如,鸡窝里的两只老母鸡之前不怎么下蛋,后来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下蛋,在何凤如看来,也是“神”看到了自己的诚心后显的神迹。这些事情至今也让丈夫张文胜哭笑不得。

何凤如把这些所谓的“真理”进行传播,要让更多的人尤其是身边亲近的人都能得到“神”的荣耀,被“神”成全。她更怕有大灾难,怕遭到毁灭,想带全家脱离灾难。这就是所谓的传福音,何凤如沦陷于“神”的各种所谓真理,不遗余力地向身边的人传福音。先是自己的丈夫,再是自己的姐姐,接着是村里的邻居街坊。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邻居们对“何凤如着魔了”的传言都有所耳闻,邻居们唯恐避之不及。至于何凤如那套信“神”的说辞,邻居们也都不相信, 受阻的次数多了,何凤如在村里也就没有了市场,也不再与村民们多交往。

何凤如多处碰壁,最后她把目光和心思放在了两个女儿身上。“全能神”邪教书上说,要让自己最爱的人也一起信“神”,“神”就会保佑他们平安。两个女儿一直都是自己的心头肉,是自己珍爱的人,何凤如为了传福音,开始叫两个女儿也信“全能神”,虽然女儿开始有些不愿意,但在母亲愚昧无知、一心求避灾的强势要求下,也只能听从。

随着与“全能神”接触越来越多,两个女儿对此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也越多, 有时在何凤如的怂恿之下还逃课去参加“全能神”的活动。

在“全能神”的影响下,原本性格活泼、开朗、热情的两个女儿也开始变得内向、自闭、敏感多疑。以前和同学相处融洽的两个女儿,也越来越少跟同学来往了,甚至主动疏离同学们。以前谦虚低调的她们,在同学眼中言行也变得狂妄自大和古怪。

两个女儿的种种变化终究没有逃过学校老师的眼睛。有一次,大女儿的班主任李老师来家访询问情况。何凤如一听就火冒三丈,很无礼地把李老师轰出家门,李老师只能无奈地离开。看到这个母亲把两个女儿害成这个样子,李老师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

何凤如就这样一步步地把两个女儿引上了歧途,她们的未来从此变得黯然失色,在她们还没来得及完全绽放的时候,就过早地颓败和凋零。

丈夫张文胜表情痛苦地回忆这一年多妻子是如何一步步把两个女儿引入歧途的,他后悔之前经常外出打工,疏于对这个家庭尤其是对两个女儿的照料,他希望有人能帮帮她们,帮帮这个家,这个很少流泪的男人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大女儿张梓琪最后没考上大学,小女儿也因为经常逃课而被学校退学,她们认为的“信神才能过上好生活”,却没有给她们带来一点好处,反而毁掉了她们原本光明的人生,最可悲的是她们还无动于衷,越陷越深,沦为““全能神””邪教的精神囚奴。张文胜十分悲痛,“是‘全能神’把妻子和两个女儿变成今天这样,我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

 

通告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