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为鉴 | 医院院长的“心病”

    【打印正文】 日期:2023-05-15 08:46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浏览:1796    

2016年起,我一直心跳速率过快,经常凌晨两三点被噩梦惊醒,经常梦到被纪委查处、被判刑关进监狱......醒了就睡不着,站在阳台抽烟、发呆,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甚至到天亮。”四川省广安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委员、副院长唐开斌在被广安市纪委监委留置后回忆道,从医二十多年,他深知这个“病”的症结,就是因为自己贪腐的“亏心事”。

一步走错,步步皆错

1982年夏天,唐开斌成为全村第一个大学生。因双亲体弱多病,唐开斌选择了学医,并在五年学成归来后毅然选择回到家乡,一心治病救人、救死扶伤。

唐开斌曾是老家乡亲们教育孩子学习的榜样,曾是许多患者手捧锦旗感谢的好医生,曾是屡获嘉奖的优秀领导干部。转折发生在2006年。那年,因家庭矛盾,唐开斌结束了第一段婚姻。“净身出户”的他居无定所。就在这时,某医药代表向他伸出了“橄榄枝”,说不用本钱、只用关系将药品介绍进别的医院,就能分得利润。

面对生活压力,唐开斌欣然接受医药代表的“邀请”,悄悄做起了药品“生意”。几年下来,车子、房子都有了,尝到甜头的唐开斌价值观渐渐扭曲,逐渐迷恋上金钱的味道。

2012年,唐开斌无意的一句话促成了某供应商中标医院的保洁业务。为表示感谢,供应商先后分两次送上存有20万元的银行卡。面对供应商的“真诚感谢”,唐开斌惴惴不安地收下了这20万元,毕竟从“做生意赚钱”到明目张胆地“收钱”,其心里也清楚这有着本质的区别。但过了一段时间,唐开斌发现保洁正常工作,与供应商碰面也跟以往没啥不同,他悬着的心便渐渐平复,开始心安理得花掉这笔钱。

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正如唐开斌在移送司法前接受采访时哽咽地说道:“千万不能开第一次头,一旦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后面就没法收手了,就永远回不了头了。”

有了第一次做生意、第一次收感谢费的经历,唐开斌对之后的各种项目分红、感谢费、拜年红包可谓来者不拒,心安理得。就如同他在忏悔录中写的:“从那之后,不论大小,只要你敢送,我就敢收。”

据办案人员介绍,唐开斌共计收受贿赂达200余万元,他本人也在一步步褪色、堕落、蜕变中忘记了初心、迷失了方向、触犯了法纪

枕边吹风,深陷泥淖

唐开斌的一步步沦陷,除了自身意志不强、信念不坚外,其未婚妻梅某的枕边吹风也是导致其深陷泥淖走上邪路的重要原因。

唐开斌第一次婚姻失败后,结识了比他小11岁的梅某。在唐开斌将做药品“生意”赚的钱和第一次收受供应商所送的20万元分笔拿给梅某使用时,梅某明知此钱来路不正,不但不过问,反而在购买名牌服装、鞋包时还有一种明显的满足感。自此之后,梅某每当手头紧想购物时,便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提醒唐开斌去想办法。

面对梅某错误的金钱观,唐开斌不仅没有在第一时间制止,反而采取迎合、顺从的方式,想方设法捞钱来满足其私欲,只要有人送礼就毫不客气收下,然后转手交给梅某。事情发展到后来,只要唐开斌某段时间没往家里拿钱,梅某就开始找唐开斌争吵,无奈之下唐开斌只能把自己名下的门市和住房都卖了钱全部给梅某。

受贿百万,煎熬十年

随着收取财物次数增加,唐开斌内心的恐惧感也明显加强。看着身边熟悉的领导干部落马,他一直生活在恐惧和无奈中,过着夜不能寐的煎熬生活长达十年有余。

长期生活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2016年唐开斌身体开始出现异样,通过体检发现心率过快,但反复检查都未能发现病因,就一直靠药物调理维持。

“我就是学医的,所以我很清楚这种恐惧给人带来的心理负担,这种压力能让人垮掉。”唐开斌在忏悔录中写道,“虽然检查没发现病因,但我自己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不好给外人讲。说真的,就算不被组织查处,再过几年我可能要被憋死。”

心病还须心药医。被广安市纪委监委留置后,唐开斌坦然面对自己的问题,卸下心里的包袱,心理压力才逐渐减轻。就如同其在留置室说的那样:“这十多年来,反而也就在市纪委监委留置室的这几个月睡得比较踏实,这就是欠下的健康账,迟早要还的。”

除了健康账,唐开斌还需要算算政治账、名誉账、经济账、亲情账、自由账。辜负了组织多年的培养和信任,落得如此下场,离开亲人、失去自由的寂寞孤独、焦虑痛楚,只有身陷囹圄的他才能切身体会。

20229月,唐开斌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2212月,唐开斌因犯受贿罪、单位行贿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通讯员 林森 王伟)